牵一只蜗牛去散步(下篇):阿龙的故事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设为秒速飞艇官网收藏本站
2019-12-5 14:11:28 |发布者:信息部陈姣 |查看:767 |回复:0
编者按

牵着蜗牛去散步,结果就是——你干着急没用。

催也催了,急也急了,似乎总是收效甚微。

许老师却不急,因为他知道,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教育的时机转瞬即逝,当它出现,只有遇愤则启,遇悱而发,才能润物于无声之处。在机会出现之前,慢下来,且伴“蜗牛”缓缓行。时光流淌,他似乎见到了不一样的风景。

这些,都源自与一对兄弟的相处。

(一)


阿龙是阿成的哥哥,不过阿龙却没有跟父亲的姓,这曾一度让我误认为阿龙和阿成只是表兄弟。虽然也不是我班上的学生,但相比于阿成,我和阿龙的相识就晚了太多,他是三年级的学生,最开始,我对他的印象也就停留在经常被罚站而已。

阿龙是一团棘手的火焰,只是开学没多久,在目睹了一场溺水事件后,他的火焰暂时熄灭了。住在溺水地点附近的四年级学生告诉我,阿龙和阿成那天都在场。后来,阿成没什么波澜,反正他本来也就不怎么讲话;阿龙却明显的像是换了一个人。他是个打架专业户,也最爱喊叫,可是那次事件后,阿龙温顺得如同一只绵羊,连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

大一时学校的足球联赛,某学院的一名球员当场猝死在草地上,吓得爱熬夜的我在那之后的一个月都是十点睡觉,第二天有比赛的日子我甚至九点就躺下休息了。可是一个月后,我又渐渐恢复了自己的糟糕作息。所以我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因为阿龙早晚会把那件事淡忘。

果然,九月中旬,阿龙的名字开始出现在了我的工作日志中。不过那时的情况并不算糟,就是作业只写一半,上课老是问些什么恐龙最大、什么奥特曼最强之类的问题。而且让我觉得有点好笑的是,与那些直接说小话的学生不同,阿龙说这些与上课无关的话时,总会一本正经地举起手,瞪大眼睛看着我,在我允许后才发言,把我搞得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牵一只蜗牛去散步(下篇):阿龙的故事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1.jpg


(二)


他与同学之间的交流在那时也还比较稳定和谐,体育课还能和班里的女生拉着手围起一个圆圈,或是和其他男生一起打篮球。体育课下课后,阿龙意犹未尽,一直跟在我身后追问着什么时候才能再打篮球,我随口说了一句,“表现好才可以。”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阿龙又举起了手。我走了过去,心中猜测着这次的问题会是大象还是鲨鱼。

“老师,放学后你能来我家给我讲题吗?”

我着实吃了一惊。

我到他们家时,外屋聚集了一帮打牌的老人,阿龙阿成和父亲都坐在里屋的桌子边。看到我来了,阿龙起身从书包里掏出了作业。讲解的时间不长,我突然接到校长的电话,不得不提前返校。我准备和阿龙道别,他忽然问我,“老师,我要是及时完成作业,你能不能和我一起打球啊?”

“当然,这周末就行。”我笑着朝学校的方向走去。

(三)


中秋节放假回来,阿龙又变了。

牵一只蜗牛去散步(下篇):阿龙的故事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2.jpg


干什么都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无动于衷和自由散漫就是他的日常。其实他不是完全不爱学习,比如对英语就挺感兴趣的,每次英语课结束后都会捧着书来问我单词和句子该怎么读。可是我最后一次听到阿龙问问题,是某节数学课,他说我校对答案时念得太快了,而实际情况是他压根儿没写。

我承认,我确实在那节课忽略了他,因为本身三四年级就是复式教学,而我又是个初来乍到的二把刀,在那个节点的选择上,我真的做错了。

我反问道:“为什么别的同学不觉得快呢?我已经很慢了。你有在好好听课吗?你写了吗?”过了一会儿,我就发现他开始玩起了铅笔,我又追加道:“你上课不好好听我是不可能放学去你家给你讲的。”

不写作业是常态,上课不听也是小问题,下课打架是说了又犯。一切都在国庆放假的前一天达到顶峰,一年级的几个学生向我反映阿龙要喂他们吃石头;阿龙在上课时学狼叫,向其他同学的桌子上吐口水;我严厉地训斥了他,他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一副什么都不想搭理的样子。那节课下课后是大课间,我在前面领操,忽然发现阿龙不在队伍里,而这时,在二楼的阿龙向楼下扔出了纸团。大课间后,又是体育课,本来消失的阿龙忽然出现在了体育器材的面前。

我忍不住发作了。一把把他拉到门边,“上课上课不听,作业作业不写,做操的时候也不来,体育课你就开始来精神了?”和教训其他学生的反应不同,阿龙既没有低下头示弱,也没有暗中攥着拳头反抗,而是完完全全一副什么都和自己没有关系的吊儿郎当的样子,而且不耐烦地想要离开。他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我为什么没有停下来等等他呢?

(四)


来支教前曾被反复告知一定不要体罚孩子,我还奇怪,有必要说这么多次嘛,我的脾气还算不错,怎么会动手打人呢。而此刻的我真的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要揍他的冲动——

我给阿龙的父亲打了个电话。

他忽然就哭了出来。

我们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记不起上一次我的父亲揍自己是什么时候了,他谈不上儒雅随和,但也绝非暴躁粗鲁之人,在我的成长历程中,“打人”是几乎不会出现的行为和字眼。所以说实话,我有点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匆匆赶来的阿龙的父亲,如同炸雷一般,不由分说地上来就打。周围的孩子都被吓得呆住了,而阿成看到哥哥被打这一幕则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我赶紧拦住他的父亲,把他俩拉进了厨房,希望他可以冷静下来。不像别的孩子要被打时四处逃窜,阿龙如同待宰的羔羊,一动不动地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我的本意是让他的父亲把阿龙接走的,可一番交谈之后,我还是选择把阿龙留了下来。他的父亲消失在视野后,我第一次,听到阿龙喊出了一声——“妈妈”。

听到这声呼喊,又有谁不会心软呢。

我心平气和地把阿龙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关上了门,把那些看热闹的学生拒之门外。阿龙还在啜泣,我则让他坐下,从抽屉里拿出一卷卫生纸,然后安静地等待。平静下来后,他和我讲了好多,关于父亲、弟弟、作业、打架,还有石头。

他告诉我,不写数学作业的真正原因是不认得题目的字;打架是和同学在比力气;石头的事,则是在开玩笑。最后,阿龙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和我达成了约定,后两个星期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不和同学比力气。

令我欣慰也令我没想到的是,他后来真的做出了不比力气的尝试。

牵一只蜗牛去散步(下篇):阿龙的故事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3.jpg


下了作文课,阿龙敲开我办公室的门,与我分享他的日记。在不连贯的语句中我自以为聪明地判断他记录的是起床后牙掉的过程,而阿龙告诉我,这写的是早上他摇晃曾祖父骨灰盒的事情。阿龙的情绪和态度有着极大的不稳定性,如果用他某一时刻的状态作为判断从而形成固化的模式去对待他,那无疑是管中窥豹。如果把教育看作是一种容器,那教师应该是包裹在外面的气球,而不是一只木盒。因为孩子们不是一成不变的恒定生物,而是本身即形态各异且各自仍不断变化着的个体,当他们发生改变,教师的包裹方式也应随之改变,只需督促不要让气球彻底泄气,或是膨胀至爆炸,而不应该用一套定式去处理同一个孩子的不同时期;如果用坚硬的木盒去框住它——一个偶尔调皮的孩子被定性为调皮鬼,最终的结果便是他真的变成了一个所谓的调皮的人。在皮格马利翁效应中,我们也能看到教师对孩子的期待和判断是多么重要。

牵一只蜗牛去散步(下篇):阿龙的故事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4.jpg


皮革马利翁效应



教育也有些像爱情,某个你意识到的或是不自知的瞬间就会使对方对你倾心或是彻底失望,而你自己只能懊悔不已或是摸不着头脑;教育的时机亦是如此,孩子抛出的信号隐秘而稀少,所以作为教师必须拥有充分的耐心和敏锐的洞察力。以及,我称之为“一点运气”。我想,若不是我与阿成并排蹲在黑暗中的那个夜晚,若不是“批斗”大会上的那个微笑,也不会有那条看不见的纽带将我们相连。

我很庆幸——我抓住了几个。

我很懊悔——我错过了一些。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教育的时机转瞬即逝,当它出现,只有遇愤则启,遇悱而发,才能润物于无声之处。

牵一只蜗牛去散步(下篇):阿龙的故事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5.jpg



写在后面

在我把关于两兄弟的点滴整理成这篇文章的今天,阿成来到学校见我的第一面,就张开双臂,把头埋进我的怀里来了个无声的熊抱。而阿龙,则在和别人打完架的第二个课间,跑来拽着我的手拉进三年级的教室,让我教了他一个“此刻”的“刻”字该怎么写。

“望子成龙”,他们的父亲起名时一定想起过这个成语。而阿成阿龙两兄弟的未来,注定有着不平坦的成长道路。

在和朋友交流关于教育时机这一问题时,朋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一是如果只是抓住了所谓的契机,而没有后续跟进的一致性保持,那这样的“抓住时机”无异于扬汤止沸;二是教育契机的出现看似偶然,然而只要心怀爱与责任,保持耐心,偶然的出现则是必然。

我的看法是,教师情绪的异常不连贯性会给学生造成安全感的缺失,除非那是在某种触发机制下造成的变化,态度应有一致性,而情绪则应适当给予反差以给学生警示。

(为中国而教 许多)



为孩子们申领助学品 长期支教志愿者申请 假期支教志愿者申请 志愿者报名进度查询 无偿申领海豚公益云
扫描下列二维码加入CTA智能微信俱乐部

或添加微号 cta613 获最新支教助学信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fastpost


GMT+8, 2020-2-3 10:23 , Processed in 0.056593 second(s), 19 queries .

回顶部 秒速飞艇平台 湖南快乐十分计划 上海11选5 秒速快三计划 福建快3网址 湖南快乐十分官网 福建快3投注 秒速飞艇注册 亚洲彩票 秒速飞艇平台